2016.04.20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2016.04.20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当孩子能清楚表达自我,

当她能被真实地看见时,

当她感觉到被接纳,

她就有能力去找到自我修复之路。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八年前随着女儿的降生,我迎来一个全新的世界,不仅仅是如何哺乳及换纸尿裤,还要学会怎么跟一个不会说话的人类进行精神的交流。

那会还没有目前各式专业的儿童阅读推广专家和机构,也没有分享各式育儿观的朋友圈,更没有什么讲故事之类的APP,那会妈妈之间的紧密交流还是在MSN上,那仿佛是上一个千年的记忆。然后流行的就是在摇篮网上给孩子做测评,去了解孩子的大概发展是在哪个阶段,是该清理路障让她尽情地爬还是该让她撒开脚丫跑了,所谓“老大按书养,老二当猪养”,在我家是真实的写照。

有一天,一位妈妈在MSN上给我推荐了一本书:彭懿的《图画书.阅读与经典》,收到的时候真的是爱不释手,不知不觉就成了案头书,也从那时起第一次知道原来有如此多如此精彩的儿童绘本,当然八年后此书成了绝版,这世界变化快。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习惯了和女儿先通过《图画书》中的导读,去了解她所处每一阶段所感兴趣的书籍,然后就开始有了她个人的书单。

她在一岁多,开始学走路,开始学习自己吃饭,开始学习自己如厕,我就开始陪她看佐佐木洋子的《小熊宝宝绘本》系列,这一系列有《吃午饭》《尿床了》《拉巴巴》《刷牙》等等,都是这个阶段小宝宝能认知到的一些日常生活,女儿能在画面里去感受关于自己身体的更多行为。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然后女儿两岁的时候,她开始迎来她生命里很大的一个挑战,她多了个弟弟。她情绪十分不好,常常哭到吐,我和爸爸要分工,爸爸专门照顾姐姐,妈妈照顾弟弟,那会爸爸经常要给女儿讲的是《我的感觉》系列,女儿开始知道原来弟弟出生,自己心里不舒服的感觉是“嫉妒”。因为生老二也是剖腹,我身体恢复很慢,常常不能抱女儿。有一次抱着弟弟喂奶的时候,女儿坐在旁边委屈地说:“妈妈肚子疼妈妈能抱弟弟不能抱我,我很嫉妒。”看着女儿小小的样子,我刹那泪崩。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不过当孩子能清楚表达自我,当她能被真实地看见时,当她感觉到被接纳,她就有能力去找到自我修复之路。孙瑞雪老师曾经说过只有当孩子感觉到了足够的爱,她才有能力去爱别人。

那一段时间我能做的还是多陪女儿阅读,我们读斯凯瑞的金色童年系列,故事里很风趣的讲述了小兔子摘除了扁桃体之后,却多了个更珍贵的礼物:妈妈给她生了个弟弟。我跟女儿说:“你都没有少扁桃体,却还是多了个弟弟呀,比小兔子还幸福。”女儿哈哈笑,她开始慢慢懂得,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爱她的人。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我们一起读《彼得的椅子》,她知道彼得也会嫉妒妹妹,原来嫉妒并没有什么大不了,除了嫉妒之外她也可以像彼得一样去照顾弟弟,当她发现自己可以逗得弟弟哈哈笑,可以为弟弟做些事情的时候,她会说:“妈妈,我觉得自己很棒。”

我没有想去要教她的事情,她全然都在绘本里去了解了,然后就在那么一个个故事里成就着她自己。

两岁多三岁是孩子的语言爆发期,那会我们开始阅读的是卡梅拉系列,这一系列是文字开始稍多,并且有好玩的故事情节,把孩子吸引得不行,这套书是爸爸讲得想吐的故事书之一,因为同一本书孩子可能要听一个月,一天要听好几次,听到最后,女儿自己看,还边看边自言自语地给自己讲故事,从头讲到尾噢,爸爸看她喜欢成这个样子觉得自己吐多几次也是值得的。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女儿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她的分离焦虑比较严重,我陪她读的是《魔法亲亲》,每天上学都依样画葫芦,我在她的掌心里亲亲,她就会握紧拳头去上学。后来老师说她有时吃饭前不肯洗手,因为怕把妈妈的亲亲给洗掉了。然后我就开始在她胳膊上在她额头上去给她亲亲,这样她就可以放心洗手了。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大概在四岁的时候,女儿突然对死亡开始有了丁点概念,还有一段时间晚上不肯睡觉,因为她曾经梦见过妈妈死了,她不敢睡觉,怕妈妈真的死了,她睡着了还会讲梦话叫妈妈。想想当被一个生命如此爱着,如此需要着,连我自己都突然害怕起死亡来了,然后我又开始去翻《图画书》,看看到底有没有讲关于死亡的故事的。然后我找到了《獾的礼物》,当然孩子的焦虑并不会一下子就随着一本书的到来全然消解,但通过阅读孩子可以更多地了解自己了解别人。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女儿在五六岁的时候,开始不再满足于去了解自己,她慢慢地开始对这个世界发生兴趣。很奇妙的是,姐姐和弟弟在这个阶段都曾问过同样的一个问题 ?:“妈妈,坏人是从哪里来的?”我已然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姐姐的,我很大的可能是不回答,我习惯了不直接给她答案,因为不见得我能全然地引领她的精神世界,我希望她有自己的思考,有些时候在心里一直保留着一个问题是件很美妙的事情,因为这个问题有可能会带你去到好远。

只是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和女儿开始阅读《儿童哲学智慧书》,系列有《我是什么》《好和坏是什么》,当时聊到一个问题,?我问女儿如果很饿很饿的话,会不会去偷东西?女儿想都没想就回答不会。其实她对于饿到要偷东西吃肯定没什么概念。我说如果有一天我的宝宝们都快要被饿死了的话,我说不定就会去偷哦。女儿当时一脸吃惊的样子我至今还能想起,因为她可能从来没想过妈妈会这么“坏”。

六年下来,阅读成了她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即使上了小学她也依然保持着看书的习惯,在上一年级的时候,我没有给她做幼小衔接,她认字量非常小,学得蛮困难的,但因为实在热爱阅读,她一年级的时候是看着拼音连爬带滚地去阅读,到了二年级她已经可以自主阅读了。她甚至觉得上学最大的乐趣就是有能力看更多的书,而且她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看书,她很努力地把作业早早地完成。

踏入八岁的阶段,孩子开始走向更独立,然后跟成人之间的冲突也更多,说教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她可能比你更能说。有时觉得作为成人的权威被挑战时,我偶尔也有想举起棍棒的冲动,但只要一想到:暴力是无能的表现。我怎么能轻易地显露我的无能呢?

幸好,孩子的许多挑战都是阶段性的,有时冷处理一下,有时甚至可以和孩子去聊一聊自己的困难,我就是这么跟女儿聊的 ?:“娃娃,你觉得我们怎么做才能不吵架呢?”她大半会回答不知道,但改变说不定就发生了。

在良好的亲子关系中还有一个杀手锏:和孩子之间有共同话题。而阅读毋庸置疑是最容易产生共同话题的。

我和女儿常常聊 ?:“你最近在学校看些什么书呢?”这下她就开始吧嗒吧嗒一通:“我还在看《哈利波特》呀,第三本比第二本有趣,哈利波特总是忍不住使用他的魔法,他还把他的姑妈吹成气球飞走了。”我说:“噢,那是呢,让孩子去隐藏自己的一项特长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呀。”女儿很得意地笑,她现在也正是喜爱恶作剧的年纪,我想她和我吵架的时候说不定也恨不得把妈妈充满气飞上天了,然后她想要发生的冲突但在现实中却不可以的也许在阅读的想像中就被满足了。

?可曾听说过“故事有疗愈的作用”吗?我很清楚地知道有。

我和孩子的阅读之路

在不断成长的生命中还常常隐藏着意想不到的感动。

女儿这两天她突然一直跟我唠叨 ?:“妈妈,要是这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由食物做成的该有多好?一转头把沙发吃了,隔了一会又长出来了。”孩子的奇思妙想总是很多,我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的,然后女儿又自言自语了一句:“如果这世界都是吃的,那么也许坏人就会少很多了,因为没人饿肚子了。”她一定是还惦记着几年前的那个问题?:“坏人从哪里来?”。也许她往后还会花好多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6岁到12岁的年纪确实已经不仅仅满足于“为什么?”,还会去思考“要怎么办?”

陪孩子阅读就像撒下一把种子,你并不准确地知道会开什么花结什么果,但阅读一定不仅仅是阅读那么简单的事情。